唐灼

茶鸮:

有幸遇到你,最了不起的你,生日快乐,叶修大大

ChilemeI:

【从意气风发,到从容优雅,你的荣耀,从未断绝。】

叶修,生日快乐


※说明※

荣耀开服时叶修16岁,带领嘉世夺冠时19岁,右侧小叶为2个阶段的融合,所以是16岁的外貌身着嘉世队服,代表踏入荣耀的一刻&首次加冕之时。


【周叶】小团圆(下,31)

太太…😭😭😭

小乐清水子:

圣诞节和元旦的时间挨得太近,按照今年的比赛赛程,盛熙战队在圣诞前有场比赛,和排名第二的战队直接对话,军心不可松懈。因此战队庆祝过节的活动统一挪到了元旦,两节齐庆。


周泽楷那天连夜回家,元旦前一天才从上海回来,就这样,他妈还非让他过了节再回去,他拿第一年跟队员一起跨年,老板不好缺席做理由,总算哄得老太太不给脸色看。回来的路上,还陷进浩荡的堵车大军,在高速公路上寸步难行地塞了一个多小时。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?是你在这头,出口在那头,相隔不过两公里,但你过不去,除非飞过去。


盛熙的经理不用两个老板操心,提前都安排好了,在俱乐部附近的酒店里订了一间小的宴会厅,按人头摆了好几桌,再稍稍布置一番,吃饭唱歌玩乐一体化。周泽楷回家换了衣服再赶到时,全员都已经入席就座,就等他一个人。


周泽楷笑着跟大家点头致意,在叶修身边的主座坐下,填满了圆桌的缺口。他刚坐下,头转向叶修,叶修就站起来,往台上走。今天这种日子,开饭前总要致两句辞,总结旧年,展望新年。在盛熙,这种时候出马的总是叶修。


明天不是比赛日,大家玩得久了点,过了12点,一起跟着电视直播喊完跨年倒计时,才散场。期间一片混乱,俩老板年轻,还是职业选手出身,平时就跟底下人没距离感,大家都很放得开,还起哄拥着周泽楷和叶修上去合唱了一曲。


他俩唱歌时的表现差不多,很统一,没有什么声情并茂面带沉醉的演绎,都是眼跟着歌词走,一句一句地往外蹦,拖拍子的地方也不拖,该缠绵的地方也不缠绵,还好五音是全的。但人家是当大领导的,一曲唱完,众人还是鼓掌鼓掌,叫好叫好。


周泽楷今天没喝酒,人都走光了,他开车载着叶修回去。一整晚,周泽楷都没顾上跟叶修说话,叶修也没找他说话,此时车里的沉寂仿佛是某种延续,像拔河,两边人的力气都差不多,标记就梗在中间不动了。都大半夜了,因为是节日,街上的光景像平日的七八点钟,不断地有热闹轰隆隆地从这沉寂中碾过去,车上小声播放的深夜广播又加深了它。


“很累?”快跑到家了,才由周泽楷说了第一句话。他见叶修哈欠连连。


叶修被他说得又打了个哈欠,“还行,昨晚没睡好。”


广播里很应景地放送了一首怀旧金曲——孤枕难眠。


“……”


两人还真就地听了会歌。周泽楷把声音关得更小了点,在微弱的副歌高潮中,他说,“我回去签字了。”


然后,他从后视镜里看叶修。叶修没有问他签的什么字,窗外的灯光像一片削尖的鳞片,在叶修脸上掠过,叶修扬起一个“这样啊,知道了”的表情。


“本来前几天就能回来,家里亲戚出事了,去帮了几天忙。”他又解释。


叶修本来蜷在棉服里,窝在座位上,他向上顶肩,调整了坐姿,笑着说你不用跟汇报啊,你才是大老板。


车子在小区大门口稳稳刹住,拦门的栏杆缓缓升上去。


“孩子不是我的。”


办手续时,周泽楷听他前妻说了那天叶修帮忙的事,他们既然见过,不用说前因后果,叶修也听得懂。


果然叶修移过眼,用关我啥事的眼神去看周泽楷。


光线不好,周泽楷在看路,门开了,他点了一脚油门,过了减速带,他听到叶修说,“从哪方面都看得出来啊,我又不是傻的。”


周泽楷想说,那你……那你什么呢?又没什么好说的……叶修似乎没有不像叶修的地方,是他自己担心,担心变成难解的误会。这种情绪移出去,他看叶修的每个反应,都好像在憋着气,很刻意地怠慢他似的。


周泽楷这一刻的心情有点难言,叶修太聪明了,什么事在他这都掀不起来,这份聪明在多年前是他的苦恼,现在却让他尝到了甜头。


他突然想逗弄叶修一下,他往下沉了沉声音,道,“其实……是我有点问题。”


“啊?”刚刚还掀不起来的叶修这下可被冻住了,“问题……不孕不育啊?”


周泽楷抿着嘴不吭声。


“真的么?”叶修看周泽楷的眼神换成了看受伤小动物的眼神。


“逗你的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”拿自己那方面逗我,你也算是朵奇葩了。


周泽楷在车位上停好车,叶修先下来,抓紧时间点了支烟,站在车头前吸着。


晴天的冬夜像浸在湖水中洗涤过的,染上一种异常清晰的美,只有叶修面前有一块缭绕的烟雾,被他放出来,再被夜吸收,飘飘散散,使他看上去有种残缺不全的魅力。


周泽楷不经意地望过去,惊心动魄的甜蜜突然就降临了。他迟来地、迟来地意识到,如今他们有一个可以一起回来的地方了。而叶修在等他。


见周泽楷下车,叶修先转身往回走,周泽楷快走两步追上他,从后面搞突袭,拖住他的手。


叶修五指轻轻搭扣在周泽楷手背上。


“如果是真的呢?”


叶修徐徐喷出一口烟,“不孕不育啊?”


“……不是。”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周泽楷指的是“如果孩子真的是他的呢”,叶修肯定听明白了,但叶修是别人戳他一下,他想戳回来就一定要戳回来的。


叶修是明白,说,“各过各的呗,还能咋样。”


“你会难过么?”


“你希望我难过么?”叶修的声音有些悠远的笑意。


周泽楷沉默了半晌,说,“希望。”


叶修偏头一个白眼射过去,“……你倒挺实在的。”都享天伦去了,还不盼我点好。


电梯到了叶修住的那层,叶修走出去,周泽楷也跟着走出去。叶修说,干啥,你走错了,你还得上两层。周泽楷说,送你。


这也要送,你想送到哪里去?


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门口,叶修找钥匙,周泽楷还立在他身后,几乎敷在他身上,没要走的意思,他吹出的微小湿热的气流都打在叶修耳廓后面,像直接含住了,发出某种讯号。


叶修回过头,周泽楷的嘴唇几乎碰到他鼻梁上,“都到门口了,还送?”


周泽楷的嘴唇找下去,贴在叶修发干的嘴唇上,嗅着那股烟味,轻摇着头磨蹭,“你今天上去了?”


他们现在说上去,就是到周泽楷家里,说下来是到叶修家里。


这种站姿,还被干着这种事,叶修还能准确无误一步到位地把钥匙插进锁孔,转动开门,真是本事。作为给自己的奖励,他在周泽楷下面揉了揉。


同时他在周泽楷唇间低声而模糊地说,是啊,你那几盆花不是该浇水了,我就去了。


周泽楷的吻更有力地压了下来。

可能我就喜欢傻白甜吧

Vicyuu冰下组织:

#078[冰上的尤里][维勇][Vicyuu冰下组织][百地]指尖上的春意

维克托×勇利 非全0

※最终话之后,勇利在去俄罗斯前夕 还在长谷津的故事。
那一晚,勇利的那句「结束这一切吧」给维克托造成了心伤……这个心伤该如何治愈?
“我希望你能有一个觉悟 一直在我身边共同走下去的觉悟”
“在那里 没有维克托的话 就没有意义”

(和刚发布那本的盐勇利真是对比鲜明(笑)。当然都是很棒的作品w)

汉化下载请走汉化组微博

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九月半_胡言乱语不学无术:

好看到哭泣!!我周好看到哭泣!!!

联盟的脸啊!!

沉迷周叶不可自拔!!
我联盟的Facebook!!!

我不管不存在逆的问题!
我只听说过Facebook没有bookface!

脸和教科书天生一对!不拆不逆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CHU薇:

啊啊啊第六集好棒啊啊啊啊

老叶这集实力无奈,少天又帅又萌,最后那点结尾太可爱了啊啊啊啊

认出刘皓那里帅翻了!

承包前面叶神的睡颜和刷牙,我要舔一周!

下集预告杰希爸爸和英杰一帆上线!


然后,最重要的,请告诉我,预告最后,第一张这个是小周吧?

第一张这个帅暴了的男神是小周吧?

第一张这个帅爆了的蓝眼睛冰激凌男神是小周吧?

是吧?

啊啊啊好可爱!!!

CHU薇:

周叶日常【小周今天不开心】

摸个小鱼,字丑注意,草稿注意。

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,前辈就总会像懒猫一样,意外的黏人,我该怎么办?在线等

哦并不是烦恼,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一下。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韫杉泣海:

这太刺激了……我已经上天了……

【周叶】烟 25

蜂蜜柚子茶:

辣么清纯的内容也被屏蔽了,可恶(而且我还忘记了不老歌密码……)


重发,上半部分走不老歌:


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tuid=58150&tid=3237670#Content




  还隐约存在的赧然就从他们之间消失了,身体和身体交换了一次直达灵魂的谈话,当彼此见证了为了欲望的失态,也就没什么值得再去伪装隐瞒的。
  叶修用修长的脚踝蹭了蹭周泽楷小腿,很敞开地问:“为什么要做不良学生?”
  “为什么离家出走?”周泽楷顺势捞了一把他的腿夹在自己的中间。
  “现在才查家底也太晚了。”有问有答地把叶修逗乐了,他睁开眼,转身面对面地,一手抵着周泽楷胸膛,一手理了理后者乱翘的头发,这才回答说,“为了打游戏啊。”
  周泽楷愣了一下。
  大多数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么?家庭不合,遭遇暴力,叛逆私奔。比起这些来,“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”,简直……哪怕他再有恋爱滤镜,也有些无法形容了。
  “初中?”周泽楷再确定了一下自己没听错。
  叶修沉痛地说:“是啊,都是年少轻狂,小周你现在嫌弃我没有高中毕业已经晚了知道吗?”
  这种说话的语气,又是特别叶修了。他们离得好近,头靠在一个枕上,鼻尖对着鼻尖,带笑的眼底可以看见对方影子,还有和语气截然不同的认真。
  周泽楷忽然明白叶修为什么要转过来望着自己说出那句话,他是为了让他看清,看到自己所有微表情,他将自身置于无从隐藏的姿态,仿佛用整个灵魂在对他述说,看啊,我对你再也没有隐瞒。
  有一对开明到放任的父母,周泽楷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十来岁的叶修为了打游戏离开家。可是他知道,游戏是叶修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,于是青年以自己的理解努力猜测:“家庭阻力?”
  “差不多,”叶修把他爸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下,“他是个严谨严肃的老派军人,没法容忍一个不务正业不长进的儿子,这不是谁的错,就只是……”
  稍微停留了下,他似乎在思考怎么措辞,忽然带点释然地笑了起来:“就只是观念差异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坚持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烙印,我的理想和追求,不在我爸划定的范围内而已。好在,他还肯认我这个不孝子。”
  曾经观念水火不容,又一样固执倔犟的两父子,经由在漫长的时间帮助下,达成了妥协。
  十五岁离家那时的他,大概不会想到将来的自己会用“幼稚自私、不负责任”来形容当初的破釜沉舟。正如那时的他也不会想到,在将来的某一天,那个观念用钢筋水泥浇筑的固执老爸,也会催促着他去打游戏。
  理想将他从父母身边带走了,现实又将理想还给了他,最终消弭那份纷争的,是真实存在、无法割裂的深厚亲情。
  周泽楷忽然抱了他一下,说:“当然会,你这么好。”